2016年江苏高考满分作文:话长话短+于无声处听惊雷

来源:  新炬吧考试网    2016-07-11

话长话短

作者:姜晓萍


“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”,这句话倒是惯常听到的,再熟悉不过了,拜高考所赐,又知道了原来还有“有话则短,无话 则长”的说法。初听,甚是蹊跷,有话才能长,无话自然短,怎么反是有话须短,无话却长了呢?今年江苏高考的作文题目也够绕 口的,话说难道是位钟情哲学的老师出的题目么?哈哈,纯属逗乐!笑过之后,我仔细琢磨这题目,忽有所悟,“有话则短,无话则 长”,看似逻辑混乱,实则是听着新鲜,嚼着有理的一句话啊!
不论其他,暂且说说会议的那些事儿吧!倘若你已入职,一定会有为会议抓狂的时刻。
我时常纳闷,真的有那么多会议要开吗?每个单位,大事小事儿,总是有点事的,所以,开会不可避免,这点我是赞同的。但是,真的需 要那么多的会才能落实上级的精神才能安排妥单位的工作吗?这一点,我持保留态度。据我观察,有的会基本无事,有的会可以压缩。开 会的若干时间,真正有效的,实际少得可怜。
倘若领导肯做到“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”,我们做下属的是要拍掌欢呼的。因为有“无话则短”的铺垫,所以, “有话则长”的时刻,我们自当维护遵守恪尽本 分。如此,领导群众互尊互谅,彼此工作生活两不误。更重要的,长此以往 ,我们便知道开会是真正有事,于是,记得竖起耳朵听清楚,事后也能及时把工作做到 位。反之,有较多的泡沫会议掺杂其间,让人心 生厌腻,虚度光阴,互相损耗的同时,是有极大可能误了会议中本来重要的事的——太多的会议是会催生参会者的惰 性和随 意性的。这真是一本再明白不过的账目,聪明如领导,
我想,只要肯稍微理一理,肯稍微放一放的人,都是可以做到的。
其实,最难做的应该还是“有话则短,无话则长”吧!那么长的会,都在做什么呢?我 也曾注意观察过。一场会议,参与者众 多。遇到重大活动,那就更是走马灯似的,你方唱罢我登台。倘若发言者均有事,也是应该的。只是,似乎是会前沟通不够, 发言会有 很多交叉现象,重复的发言在漫长的等待中确实是很让人腻味的,但在发言者看来,他们也许是在重复以引起大家的重视。这是双方的 视角不一,所以有不 同的感受吗?适 当的重复是可以的,但泛滥成灾的重复,除了让人心生不悦,似乎并不能促使人把工作做得更好。 我以为,尽管“有话”,但别人已经说了,那就不必重复,这就是 “有话则短”了。这样的“有话则短 ”,我们做下属的也是喜欢的。一个领导的魅力,不会因为他的话多而增色,亦不会因为他的话少而失色,我想,倘若总是在恰 当的时候说恰到好处的话,这样的领导一定是万众瞩目大放异彩的!
如果说“有话则短”是一种智慧,那么,“无话则长”则是一种勇气和担当。一个问题,众人三缄其口不发一言 ,或是出于谨慎,或是出于其他,这个“无话”的 时刻,是需要一些响亮的声音打破沉寂的。倘若,一团沉默,从上到下, 问题还是问题,不免让人失望。一个让人心生敬意的领导不在于他的威严,有的时候,只是 某一个瞬间,他可以在沉默的时刻发出自己 的声音,正直的,真诚的,这样的“声音”再长,我们也是欢喜的。这姑且看做“无话则长”吧!
其实,话长话短,并不矛盾,长则长,短则短,总要根据需要来定。只要符合精简高效的原则,长,或是短,都是让人心悦诚服的事儿 。开会如此,其他的事儿何尝不是?话长话短中,是高效的行事方式,是智者的适当沉默,是勇者的敢于担当!



于无声处听惊雷

作者:张 锐(盐城)


《庄子•齐物论》里风吹万窍,声音各异,有呜咽声,有的像鬼哭狼嚎,也有动听的沉吟,“吹万不同”,可风一停, 就没了声音,死气沉沉。这自由的风来得真 好。一如自由的说话,别人无话可说处,你依然有话要说,也许是个性的彰显,也许是人来 疯,也许是不相信皇帝真穿了新装的质疑,又或者,是创新意识的灵光一 现。有多少张牙舞爪的另类,也就有多少“老鱼跳波瘦 蛟舞”的诗意,断不可少了这份自由。
别人无话可说,或许后知后觉,不及你聪明。或许是大家畏惧权威,如童话故事里看皇帝的新装,心知肚明,不愿发声,装糊涂。我们 这个民族,似乎尤为喜欢沉 默为金、韬光养晦。按阿城说法,大概老庄孔孟中的哲学,都是老人做的哲学,我们后人讲究少年老成,与 此有关。那么,若为真理而发问,乃至质疑,这种个性的 彰显,就是不畏权威,是“吾爱吾师,但吾更爱真理的”的执着。 但是,若一味为问而问,为说而说,彰显个性,便成了张扬个性,是叛逆,是青春荷尔蒙的旺盛, 是刷存在感,标新立异。这样的人, 如今多了去,网络上随处可见暴跳如雷的键盘侠。许多讲座提问环节,多有怪异的问题,言之无物,不知所云,却赚足了眼球。
可我们不会因噎废食,依然宽以待之,由他们各抒己见,因为,不把渠道堵死,才会有精彩之语,才有创新之见。
而创新之人,有时也是彰显个性之人。创新意识,有时也闪现在愣头青的张扬里。今日之彰显,是他日的独树一帜;今日之叛逆,是明日 的不落窠臼。木心说:“凡是伟大的,都是叛逆的。”
就像黄遵宪写诗:“我手写我口,古岂能拘牵。”他的创新,难免遭人讥讽,可他不在乎。昔日义玄禅师,别人讲的他不这 样讲,越发显得他是野狐禅,被骂得扫 地出门,好不凄惨。正所谓“一路行遍天下,无人识得,尽皆起谤”。后开临济一宗 ,法脉延续最久。当年马云四处游说,描绘网络购物的愿景,也四处碰壁,看上 去更像是一个歪瓜裂枣的笑话。一以贯之不易,独辟蹊 径真难。他们的个性、叛逆,是创新最初的倒影,可是,未能修成正果前,只是另类罢了。
所以,呼唤创新,不妨从尊重个性,甚至尊重一个偏见开始。钱钟书在《论偏见》里说,假如我们不能怀挟偏见,随时随地必须得客观 公平、正经严肃,那就像造 屋只有客厅,没有卧室,又好比在浴室里照镜子还得做出摄影机头前的姿态。罗素也说“须知参差多 态,乃是幸福的本源”。千人一面,时刻保持一种姿态真让人腻 味。《红楼梦》里晴雯被撵出贾府,王夫人回贾母似有若无的疑 问时,说:“有本事的人难免吊歪。”你看,有本事和吊歪,创新和个性,总是如影随形。那么,何 必绷着个脸呢?
可是,我们看见多少中规中矩的标准,扼杀了个性,也扼杀了创新。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里说:社会上之习惯,杀许多之善人;文 学 上之习惯,杀许多之天才。多少有棱角的后生被磨得合乎所谓的规矩,少有创见,没有创新,察言观色,人云亦云。龚自珍诗说“ 不拘一格降人才”,这诗现在依 旧不会过时。有人曾批评如今的年轻人暮气沉沉,没有朝气,批评得对,可是,什么环境促使年 轻人特有的蓬勃朝气日渐稀薄,更值得商榷。否则,未来的年轻人依 旧暮气沉沉。
《一代宗师》有句台词我很喜欢。八卦掌掌门人年事已高,承诺退隐,说:“年轻人要出头,总要给他个机会不是?”世界是 属于年轻人的,年轻人要出头,不妨就给他们个机会吧,彰显个性,锐意创新,由他们造反为王去。